花儿爺

  大半夜不睡觉画晴博!晴博夫夫还是这么有爱呢!!!

  摸鱼!可爱的博雅雅在脸红红地看谁呢~

时间斩不断的爱意(五)完结!

  今天大结局了!新人第一个完结的文,我以后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粉色的樱花飞舞,花鸟卷接住了一片花瓣,将它放在了萤草的头发上。萤草刚想把它拨拉下来,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庭院中所有的式神,都抬头往源博雅的房间看去……

  火焰一样的灵魂,回来了。

  姑获鸟率先反应过来,她有些不稳地站了起来,接着飞快地往博雅房间赶去……

  紧接着,所有式神都跟着姑获鸟一起赶去……

  房门被大力摔开,声音很响,却没有影响到房内两个人深情的吻,源博雅尚且保持着刚刚醒来的迷糊模样,脸上湿漉漉地,是安倍晴明的眼泪。

  “博雅阿爸醒了……”

  “晴明大人也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一番喜悦过后,众式神们突然意识到二人正在么么哒,他们这样观战实在是有些不妥,于是乎姑获鸟捂着小孩子的眼睛,退了出去,大一点的例如酒吞,扯着神经大条还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的茨木喝酒去了。

  腐女青行灯,萤草,花鸟卷,妖刀姬:微笑。

  待式神们都走的七七八八了,安倍晴明才松开了博雅的嘴唇,粗重的喘息在室内响起,晴明仍觉不够,他紧紧抱着博雅,感受他的温度。

  “都想起来了吗,博雅。”

  “都记得,那些事,我都记得。晴明,别怕,我还在。”

  抹去了安倍晴明很久都没有流下过的泪水,源博雅试着安慰他。

  “以后,仍然一起饮酒赏月吧,晴明。”


晴明结局

  已经确定了恋人关系的晴明和博雅,在某一天的下午,坐在庭院里品茶。

  二人正谈论着平安京新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突然,源博雅的目光被一只白色的狐狸吸引了。

  漂亮的白狐,简直不能用语言形容它到底有多漂亮。
  “晴明!这,这不是我被下咒后,差点被我的弓箭射死的那只白狐吗!怎么会在这里?!”看着白狐狸亲昵地走过来蹭自己的衣服,源博雅惊讶地嘴都合不拢了。

  “唔,是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说不定它是喜欢你呢,博雅。”安倍晴明面上毫无惊讶之意,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源博雅激动地抱起了那只狐狸,轻柔地抚摸狐狸背上的毛,兴冲冲地问晴明:“晴明!我记得那时你说,如果我喜欢这只白狐的话,你就会送给我,那现在,我,我可不可以养它呢?”

  安倍晴明并没有看着源博雅,相反,他把脸撇到看不见源博雅的那一边:“当然可以……如果你会的话。”

  “小狐狸嘛!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养它的!”

  安倍晴明又喝了一口茶,在心里默默数着:

  三,二,一。

  “刷~”

“哇!!!!”

  惊慌失措地扔掉了手中突然变成小纸人的白狐,源博雅被吓了一大跳,过了一大会儿,博雅才反应过来……

  “安!倍!晴!明!!!”

  晴明心中笑嘻嘻但面上云淡风轻地将脸扭了回来:“怎么了博雅?”

  “晴明你这个大骗子!你竟然骗我!”源博雅怒气冲冲地将晴明扑在了地板上,双手撑在晴明身体两侧,“难道那次那只白狐,也是你用小纸人变的吗!你要我养小纸人吗!”

  伸出手摸了摸博雅气鼓鼓的脸,安倍晴明老神在在地说道:“让博雅失了兴致真的抱歉,为了补偿……我这里还有一只狐狸可以让博雅来养……”“什么狐狸?在哪里?”

  双手突然使力将博雅和自己的位置对换了,安倍晴明眯起那双狐狸般的双眼,欣赏着博雅在自己身下的姿态。

  “就在你面前呢,博雅。”

  “唔……”

  未说出的话被安倍晴明用亲吻堵了回去,庭院下人影交叠,樱花飞舞,成双成对。





  黑晴明结局

  呆坐在没有什么生气的庭院里,黑晴明眼神空洞,自己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

  这次,博雅该恨极了自己吧……

  怎么也挽不回了……也没有什么可挽回的。

黑晴明突然想大哭一场,流下自己曾经最为不屑的泪水。

  也许我,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世上,又有谁能在乎我的存在呢……那些人,都巴不得我死了才好,甚至……博雅,现在也应该希望我死去……

  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黑晴明叹了口气,看着枯萎的樱花树上,大天狗正在吹奏着以前和博雅一起合奏过的曲子,用着源博雅赠予他的笛子。

  雪女仍旧那么冷淡,她安静地坐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可是冰冷的寒气仍旧波及到了黑晴明。

  这就是这座庭院全部的生气了。

  ……

  死去

  我希望死去

  我……

  蓦然,一阵清脆的笛音划破天际,仿佛神音降世般,褪去了庭院里沉重的死气,带着生机与活力,像璀璨的光芒般,与大天狗的曲子合奏起来,也燃起了希望的火焰,灼烧着黑晴明几乎死去的心灵。

  “!”

  大天狗顿了一下,忙专心地继续吹奏起来,黑晴明则不敢置信的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向门外走去……

  门外的樱花树下,一身火红衣服的青年正对着黑晴明的庭院,专心致志地吹奏着笛子,他闭着眼睛,纷飞的樱花模糊了他的身影,黑晴明却将他看得一清二楚……

  一曲结束,黑发青年放下笛子,他扬起脸,用有着贵族般高傲和焰火般明亮的声音说道:

  “嗨,黑晴明,我能进去坐坐吗?”



  END


  结束啦!
  爱我的博雅酱!!我以后会继续产粮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时间斩不断的爱意(四)

  之前手机屏幕碎了,返厂修理用了好长时间,不知还

有没有人记得这篇垃圾文……

为了晴博,不会坑!!!!!
小心!OOC出没!!!

正文

  黑晴明满身伤痕地从斋藤家出来。
  “呼……该死的晴明……”如噩梦般粘稠的话语从黑
晴明口中吐露出,伴随着越来越晚的夜色,像是一个令
人闻风丧胆的梦魇。

  因为刚刚来到这个时间点便碰到了白晴明,二人打了
一架,彼此都受了伤,而黑晴明伤得更重一些,所以他
必须每日用咒术将活人的生命转为己用,才不至于消
亡。

  可是,伤得实在是太重了,黑晴明裹着夜色走着,走
着,终究是倒了下去,昏迷之前,一抹火红的身影在面
前停住。

  “……博雅?”

  源博雅从安倍晴明府邸回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博
雅哼着轻快的曲调,信步往家走去,和晴明一起聊天的
时间真是太美好了,若不是不好意思,他真想夜里也与
安倍晴明抵足而谈。蓦地,他发现了面前昏迷在地的
人,源博雅心下一惊,快步走上前去。

  “喂,你没事吧?”源博雅蹲下身,推了推面前的
人,察觉到他已经昏迷了,便将那人翻过身来。

  “!!!”

 
  面前这人,真是太像自己新交的朋友,安倍晴明了,
但又完全不同,这人黑衣黑发,脸上还画有浓重的油
彩,难道……
 
是晴明的弟弟?

 
  这个想法刚出现就被源博雅肯定了,这么像,一定是
兄弟没错了!可天色越来越黑了,博雅略微思索了一
下,便将黑晴明小心地扶起,往自己府上走去,毕竟再
回去找晴明的话就太失礼了。

    黑晴明一直昏迷着,但是他的潜意识,因为源博雅的
靠近,而前所未有地放松。

  “呀!博雅大人,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哎呀,这位
是……”

  十五岁的博雅扶着这么一个大人走了那么远,着实有
些吃力,他喘了口气,示意侍女熬点汤药,便将黑晴明
扶到房间去了。

  朦胧间,谁在照顾自己,擦拭伤口,灯火微暖。

 
  黑晴明醒来时,天色刚刚蒙蒙亮,身上伤口并没有很
疼了,还被包扎得好好的,只是头还有些昏沉,他迷茫
地四顾看了一下,目光在触及到伏在自己身边睡着的源
博雅时,思绪蓦然清醒了。

  似是劳累了很久,博雅睡得很沉,黑晴明看出这是源
博雅的房间,不敢置信与雀跃的心情交替出现。

  十五岁的博雅,周身皆成青涩之气,与长大后的成熟
魅力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仍是泛着一股可爱劲儿,长
长的睫毛,在眼帘处覆盖了一层投影。

  黑晴明从未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打量源博雅,他只知
道他深爱的人是如此美丽,却不知到底多么美好。

  “啊,你醒了!”源博雅揉了揉眼睛,坐了起
来,“身上还痛不痛啊,我帮你包扎过了,你昨晚是被
妖怪袭击了吗?你和晴明是什么关系呀,对了!你饿不
饿啊,要不要吃饭?”

  刚醒来就这么多话。黑晴明目光越发温柔如水,却不
知怎么回答,他几乎没有与博雅说过话,寥寥的那几
句,也是以敌对的姿态进行的。

  源博雅没有在意黑晴明的沉默,又继续说道,“即便
是遇到妖怪了,你也不必担心,再过一会我便要和大阴
阳师安倍晴明一起去除妖了,尤其是斋藤大人府上的那
只……”“什……么?”

  没等源博雅话音落下,黑晴明却仿佛怒火中烧
了,“你说……你要去除斋藤家的妖?你认为,那是
妖?”

  刚想回答的源博雅猛然看见黑晴明眼中深深的悲痛,
他张了张嘴,说道:“害死了很多人的,应该是妖吧,
如果不是的话,那也要抓住了,以防下次害人。”察觉
到黑晴明一直在隐隐颤抖,源博雅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黑
晴明的手:“你不要害怕,等收复了那个害人性命的家
伙,就不会有人来伤害你了。”

  可是……现在一直在伤害我的,是你啊,博雅……

  明明来到这个十五岁博雅的时间段,是为了与博雅重
新认识,产生羁绊,缠绵到老,可是……为什么……我
们还是对立面……

  那斋藤,祸害百姓,贪慕功利,淫乱好色,我只是,
用我自己的方式除掉他而已……为什么……要认为我是
妖呢……

  我已经在尽力做我认为对的事了……

  无论怎样,我都不能拥有你吗……

  心中已经业火燎原,可黑晴明面上并没有显露,他凑
进了源博雅,用他特有的低沉语气耳语道,

  “博雅啊,我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妖啊。”

  “我就在你面前了啊,博雅。”

  看着源博雅慢慢睁大的眼睛,黑晴明痛苦地笑了

  “来杀死我吧,博雅,除了你,已经没有人能杀死我

了。”
 
   蓦地,一阵邪风席卷,源博雅愣愣地看着面前尚有余
温的床铺,第一次遇到了不能用弓箭与笛子解决的事

了。
 

  安倍晴明站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目光温柔地看着源
博雅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博雅皱着眉头呢,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听完博雅讲了黑晴明的事后,安倍晴明面上的笑意便
敛去了。

  “晴明。”源博雅看起来很不安,“他是谁,你们是
不是认识,他是你的兄弟吗?”

  “不,博雅,他是我们要除掉的妖。”

  ……

  沉默在二人之间悄然弥漫,源博雅瘦削的肩头落了几
片樱花。

  “晴明,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感觉,我似乎早就认
识你。”

  “博雅……”

  “你给我一种信任的感觉,还有依赖,但我怎么也想
不起来,我们曾经在哪里见过。昨晚的那个人也是,我
感觉我认识他,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源博雅低下头,声音也闷闷的,手下意识地抓紧了晴
明的袖子。

  “你说他是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怎么也没
有办法相信你。”

  源博雅的声音带上了抽泣声,安倍晴明心下一惊,连
忙双手捧起了博雅的脸……

  “晴明,我的头好痛,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黑发的少年已经泪流满面,记忆中,博雅从未哭过…
  擦干博雅的眼泪,安倍晴明轻轻地抱住了源博雅,却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会好起来的,博雅。”
 
伸手接住飘落的樱花,安倍晴明将它放进了博雅的口袋
里。

  斋藤家

  斋藤的府邸妖气越来越重了,以至于京都的阴阳师们
都不敢进去。

  府中的人们都已经撤了出来,他们惊恐地望着,坐在
府邸庭院中的那个妖。

  前来帮忙的弥助抽出了太刀,示意人们离远些,他看
着那个黑色的人影,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他怎么觉
得,那个妖怪长得和博雅的新朋友,安倍晴明那么像
呢?
  “喂!弥助!”

  弥助回头,看到来人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博雅!你们怎么才来!你看这……这到底是什么妖怪
啊……”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庭院中的黑晴明抬起了头,看着
重重人围中的源博雅,他挑了挑眉。

  “你来了。”

  噩梦般的粘稠音色响起,与此同时一道缠着哀怨之气
的符咒向博雅飞去,安倍晴明立刻念咒,险险挡了回
去。
  “黑晴明!”安倍晴明护在源博雅身前,“你的对手
应该是我。”

  黑晴明不屑地笑了笑,目光在触及到自己手臂上被包
扎的伤口时,却又变得温柔,周身的妖气也弱了些
许:“我昨晚和博雅说过了,能杀死我的,只有他。”

  而此时的源博雅,在听到‘黑晴明’这三个字后,脑
中突然多了很多记忆……

  为他吹奏了笛子,他微笑着,给自己斟满了酒……

  他吻了自己……

  黑色的他来了……给自己下了一个咒……

  一个叫源博雅的咒…解开咒语的方法,就是下咒者的
名字。

  …………

  “博雅!”

  源博雅猛地清醒,刚刚思绪翻涌间,自己竟不知何时
走到了黑晴明的面前!

  脑中的思绪还是很混乱,源博雅不擅长同时想太多的
事情,他看到黑晴明满足地挑起了自己的脸,额头相
抵。

  “我拥有你了,博雅……”

“博雅!”

  门外,安倍晴明和弥助的声音很急切。

  面前,黑晴明仿佛对待珍宝般,一遍遍喊着自己的名字。

  “博雅,博雅……我的博雅……”

  可是不行。

  黑晴明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源博雅将刀狠狠地
扎进自己的身体里,鲜血也从博雅的嘴里流出。

“博雅!!!!!”

“对不起……”

黑晴明不知他为何说对不起,他手足无措地抱着博雅,
感受到他的温度慢慢地消失。

  门外的安倍晴明也步伐凌乱地闯了进来,想从黑晴明
手中夺过博雅。

“黑晴明!你这个混蛋!!!!”
 
源博雅抬手,摸到了安倍晴明的脸,他舍不得这个人。

  “对不起……”

  两句对不起,一句对着黑晴明,一句对着安倍晴明。

  “你没有……对不起我……”黑晴明死死地抱着源博雅,“是我,是我逼你……”

  “我不想你死的……”
  一片樱花从博雅的口袋中掉出来,又被泪水打湿了。



  缠绕在源博雅身上的咒术消失,终于,又回到了开

始……






哇!下一章就结局啦!但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写啥了……>_
这下知道黑晴明是谁了吧……就是天皇口中那个妖啊……

HE!!
黑晴明认为自己做了好事,可是源博雅却将他当成了妖,黑晴明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博雅了,于是黑化了。
博雅喜欢晴明,可他又对自己误会了黑晴明很愧疚,所以选择自杀了,他认为自己对不起晴明的爱,也辜负了黑晴明的爱。
但是十五岁的博雅只是个咒~所以~博雅没死~~~

 

 
 
 
 

 

 

 
 
 
 
 
 

时间斩不断的爱意(三)

15岁的博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虽然画的有点丑,但能看出小博雅很可爱就行了……::>_<::
这章有甜甜的糖噢

  “啊!安倍晴明!”

  博雅还未说话,远处的弥助便跟了上来,看到面前的白发男人,惊呼出声。

  “弥助,怎么了?”博雅问道。

  “博雅君,我们快离这个人远一点!”弥助挡在博雅身前,怒视着对面的安倍晴明,“这个人是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作为守护京都的存在,他却对平安京的生死存亡视而不见,天皇陛下曾几次三番要求他去惩治作乱的妖鬼,他置若罔闻,最可恶的是,他还曾说过,平安京就算毁灭了,他也不会在乎!”

  看着面前挡住了博雅的小鬼,安倍晴明感到有些烦躁,这个时间段的他还未遇到博雅,所以才会说那种话,但遇到博雅之后就改变了,但不知道现在的博雅听了这番话后会有什么想法,安倍晴明有些忐忑。

  “好了弥助,你不要这样。”源博雅将友人拉了回来,“我们并不了解安倍君,所以不能这样妄下断言,更何况刚刚我们差点杀死了安倍君的白狐,所以你在这里说这种话,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十五岁的博雅说话仍然有些奶声奶气,让安倍晴明心里有些痒痒,但对方一口一个生疏的安倍君,又让他心里有些苦涩。安倍晴明笑了笑,弯下腰看着刚刚到他胸口的小博雅,话语中带了宠溺:“不过是只狐狸,博雅大人若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倒是我很喜欢博雅大人呢,不知我是否有幸和博雅做个朋友。”

  “可以啊。”弥助刚要阻止,源博雅清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但是白狐就算了,妈妈不让我养小动物。”

  安倍晴明面上笑意更深。



  回去的路上,弥助一直在向博雅抱怨:“博雅君你怎么就非要跟那种奇怪的人做朋友啊!临走前他还邀请你去他的庭院!听说他是白狐之子,他请你去庭院,说不定是要吃掉你!”

  听着好友的碎碎念,源博雅翻了个白眼,他认为,那样一个温和的人,是可以被改变的。

  刚回到宫中,源博雅便被天皇唤去,而现在,他正坐在去往安倍晴明庭院的马车上。源博雅在马车内,回忆着与天皇的对话。
  “博雅,听说你和安倍晴明做了朋友。”

  “是的。”

  “最近斋藤太史家总是遭到恶鬼袭侵,下人已经死了十多个,阴阳师们都说这个鬼非同寻常,不似妖,却比妖更为强大。非安倍晴明不可镇压。”

  马车一晃一晃的,源博雅的心情也一晃一晃的,天皇这是隐晦地要求自己去请安倍晴明,可是自己才跟安倍晴明认识半天不到,就去拜托人家这么麻烦的事,脸皮薄的博雅真真是有些想折路返回。

  不知不觉到了庭院门前,源博雅让下人们回去了,他刚在门前站定,门便突然自己打开了。

  “!?”

  源博雅吓了一跳,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有人开门啊?但这是让自己进去的意思吧?于是他便进去了。

  庭院并没有弥助说的那么阴森可怖,反而让人感觉暖洋洋的,花草众多,蝴蝶翩跹,他没走多久,便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安倍晴明。

  源博雅突然感觉好熟悉,太熟悉了,明明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却仿佛已经来过千百次。

  安倍晴明坐在庭院前的过道里,笑眯眯的看着源博雅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博雅终于来了,我以为博雅答应和我做朋友只是说说而已呢。”

  “怎么会!”源博雅走到晴明身边,本能地坐在了晴明旁边,熟练地仿佛做过千百次,“如果不想和安倍君做朋友的话,我是不会虚伪地表面上答应的。”

  “那既然是朋友了,博雅可不能喊我安倍君了,真是生疏,你可以唤我晴明。”或者夫君。晴明想道。

  “嗯好的,晴明。”源博雅顺从地喊了句,心里有些开心,但想到自己此行来的目的,他又有些郁闷。

  “博雅有话不妨直说。”听到博雅叫自己晴明,真是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件事要拜托你……但是,但是我也是真的想来找你玩的!”

  小小的博雅努力装作一副大人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紧张,两只手也不安分地把自己的衣角捏来捏去,从安倍晴明这个视觉来看,真是可爱死了。

  “哦…那让我猜猜,博雅是因为什么事找我呢……斋藤家的事?”

  源博雅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是斋藤大人家的事没错,但我不是专门为了他的事来的,是,是来找你玩顺便来拜托你这件事的!只是顺便!”

  “噗哈哈哈……”忍了很久的安倍晴明终于破功了,他展开蝠扇挡住了脸,笑了出来。

  “喂……晴明……这有什么好笑的……”为了解释自己和晴明做朋友是真心诚意的,他的脸都急红了。

  实在是忍不住摸了摸博雅的头,安倍晴明满足地笑了笑,给了源博雅答复:“在以前,我断然是不会答应这种事的,但拜托我的人是博雅,所以就算是为了博雅,这件事我也会义不容辞的。”

  源博雅捉住了晴明在自己头上乱揉的手,晴明说是为了自己才答应的,这让博雅很开心,他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笛子,侧头问晴明:“真的很感谢晴明,也很高兴认识了晴明,我,我可以为你吹一首曲子吗?”

  “当然可以,我的博雅。”耳边缓缓响起了轻柔舒缓的音乐,虽然技艺不如未来的博雅,但是很真诚,仿佛博雅从未失忆,他们仍然相恋着。

  庭院里的式神们安静地倾听着,自从来到这个时间段后,一直在忙碌的晴明也舒缓了心情,他看着博雅,下午时分的庭院温暖美好。







  黑晴明这章出来了!嗯?你说你没看到?但他真的出来了!
  果然晴博还是适合细水长流的爱情啊~~当然开车也是可以有的(思考)
 
 

 
 

 

时间斩不断的爱意(二)

  强势OOC!
  正文开始了,不知道自己写的撒,顺其自然啦(ˉ(∞)ˉ)

  晴明今日起的很早,昨天博雅接受了他隐晦的告白,致使安倍晴明不过一夜没见到博雅,就有些心急难耐。

  “呀,晴明大人,今日怎么起的这样早。”花鸟卷刚
从画卷中苏醒,便看到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安倍晴明。

  “我去找博雅。”安倍晴明并未停下脚步,说完这句
话,人已经走出很远了。

  想起昨天那一幕,花鸟卷以袖遮面,了然地露出了腐女的微笑。
 

  “博雅,博雅在吗?”安倍晴明假装很矜持地叩了叩
门,却无人应答,安倍晴明心想自己是否因为来的太早
了,博雅这时大抵还未醒来。

  笑了笑,安倍晴明正欲再敲一次门,却猛然感受到了
一股恶咒的气息……在博雅门内!

  “博雅!”

  ……

  承平四年

  源博雅从睡梦中清醒,迷糊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昨
晚好像做噩梦了,还被魇住了,今早不仅脑仁疼,身上
也疼得厉害,作为从小就开始练习弓术强身健体的自
己,这可真是不太正常啊。

  “咦,奇怪……”十五岁的源博雅有些迟钝地看了看
四周,他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但是一旦仔细去想,
头就一阵阵地疼,索性便不想了,过了一会儿,一段记
忆自然而然浮上心头,像是被别人编排好了专门给他看
的似的。源博雅这才清醒,承接了自己十五岁的记忆。
  “哦对了!差点忘了!今天答应了弥助他们去野猎
的!”

  源博雅粗神经地将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的事抛之脑
后,现在的他,是源博雅,十五岁的源博雅。

  安倍晴明紧紧搂着源博雅,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咒术在
源博雅周围飞荡,闻讯赶来的式神们全都揣揣不安地站
成一排,他们都感觉出来了,博雅阿爸身上已经没有灵
魂了,但是看到晴明阿爸的脸色,他们谁也不敢说出这
个事实。

  “黑晴明……”安倍晴明吐出这三个字,仿佛夹杂着
无边血色,“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让你付出最惨痛
的代价!”

  安倍晴明从怀中抽出了一张符咒,他咬破了自己的手
指,用血写了一道咒语。

  式神们惊呆了,刚刚还紧紧搂着源博雅的安倍晴明,
蓦然地,不见了灵魂!

 

  15岁的源博雅仍透露着少年的青涩,此时他还没有脱
离皇籍,仍旧是醍醐天皇最喜爱的嫡孙,不过是和朋友
出去打个猎,便有很多有心人将自己孩子送到他身边,
希望能顺着源博雅这个金杆子往上爬。

  “博雅君,你看!”博雅私交最好的朋友弥助将身下
马匹驱至博雅身边,用手指着远处一只白色狐狸:“天
哪博雅君,你瞧那只狐狸,我发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
漂亮的狐狸!”

  一身劲装的源博雅顺着弥助的手指看去,红色的瞳孔
微微睁大,没错,那是一只十分漂亮的狐狸,源博雅甚
至不能用语言去形容它有多漂亮。

  而且,那只狐狸,让源博雅有一种熟悉感。

  “你们都退后,弥助,你也退后。”源博雅脾气好,
但是那些只会些花拳绣腿的贵族子弟总是在他面前讨
好,着实令人有些厌烦。

  源博雅拿起弓箭,拉弓瞄准,英俊的脸庞尚且稚
嫩,但已可看出日后他将会是一个怎样风华无双的青
年。

  “飕!”

  箭矢随着破空声,直直射向那只白毛狐狸,却只见那
狐狸身影一闪,没了踪影。

  “怎会!”

  射箭从未失误的源博雅急忙纵马奔向那只狐狸方才在
的地方,将其他人远远甩在身后,到了地方,才发现,
树后有一个白发的男人,怀里正抱着刚刚那只漂亮的狐狸。

  没想到竟是有主的。源博雅嘟囔了句,嘴唇不自觉嘟
起,待那白发男人从树后转出来,博雅暗暗吃了一惊。

  俊美宛若神祗的男人,眼尾的一抹飞红,简直要将人

的魂都勾了去。

  “你是何人?”

 
 “你是何人?”安倍晴明还未来得及高兴,便被博雅
这一声陌生的质问给熄灭了所有希望的火焰,果然,黑
晴明那家伙,竟将博雅的记忆也封存了吗?早知如此,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战,他就该不顾一切地将黑晴明
碎尸万段……

  “承博雅大人,在下是安倍晴明。”

  无可奈何的恭敬,无可奈何的疏离。

  面对回到过去而忘记了我的你,我该如何是好?

  @_@啊,好困啊,该睡觉了……
  希望各位大佬喜欢!
  我可怜的晴明阿爸,我很快就不会让你伤心了嘤嘤嘤,让博雅和你一起伤心吧(并不)
 
 

时间斩不断的爱意

  新人第一次发文……把我的第一次贡献给晴博……emmmmmm……不喜勿喷~
  本文HE,而且可能有点长
  而且我有点懒≧﹏≦
  人物属于原著,形象属于手游,OOC属于俺

  “博雅。”
    平和而清冽的声音在离自己耳朵很近的地方响起,胡出的热气让耳朵有些痒,专注于擦拭弓箭的源博雅下意识地抖了抖身体,而后红着脸转过头,看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阴阳师。
  “做什么啊…晴明……”
   “博雅来到我这里,不是吹笛子就是练习弓术。虽然博雅射箭的样子很帅气,吹出的笛音也很动听,可是博雅这样忽略我,让我很伤心啊。”白发的阴阳师用扇子抵着自己的下巴,明明看起来很温和的笑脸,却让人感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
  安倍晴明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压低声音,庭院里的式神们一时都伸长了耳朵。
  雾草,阿爸这是干什么干什么,阿爸终于要表白了吗!
  而这些话同时也让脸皮薄的好汉子脸更红了:“那,那我该做什么?”
  安倍晴明微笑的弧度更大了些,像极了一只偷腥成功的老狐狸,他摇摇头示意博雅什么都不用做,抬手扳过了好汉子因为害羞而扭到一边的脸,轻轻的吻了上去。
  众式神:(⊙O⊙)!
  怎么肥四!
  源博雅是知道晴明喜欢他的,而他也很喜欢晴明,虽然似乎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那种喜欢,但既然晴明主动了,他也不愿意让晴明失望。
  “博雅……”
  白发阴阳师蓝色的眼睛里倒影着黑发青年的脸,仿佛看着他的全世界。博雅的顺从让他实在是太开心了,说是吻却也不算,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源博雅的嘴角,因为太喜欢这个人了,所以连更进一步的动作都舍不得做。
  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白狐,看惯了人世险恶,为权浮沉,蓦然,这个青年闯入了他的世界,干干净净的青年,干净的笑容,干净的笛音,所以不可自拔地爱上了。
  而有了爱,自然便有了欲望,对阴阳师来说,欲望属于黑暗。所以,安倍晴明对源博雅所有的欲望,都转换给了另一个自己:黑晴明。
  安倍晴明却不知道。
  所以,才有了之后的故事,或者说事故。
  醍醐天皇的子孙,高高在上的殿上人,却在一个不算华丽的庭院里和一众式神们说说笑笑,亲和非常,毫无上位者的高傲,甚至在看到晴明因为使用阴阳术过度而有些犯困的情况下,体贴地拿出叶二吹奏一首音调舒缓的乐曲。
  阳光洒在黑发青年的眉眼上,为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温柔。白晴明拥有着这样美好的时光,有着源博雅的陪伴,躲在黑暗中的人,如何不心生嫉妒。
  与白晴明一模一样的庭院,只不过少了阳光,少了一个黑发的青年,黑晴明以血为契,画下了一个诅咒,黑晴明脸上挂着一抹残忍而又痴迷的笑,在诅咒阵的中央写下了源博雅三个字。
末了,他想了想,又在
名字旁边写了三个数字。
  932。
  承平四年,公元932年,源博雅15岁的时候。
  写完了,黑晴明念出了咒,看着诅咒从阵法中飞起,向着那人所在的地方飞去,他终于真心地笑了一次。
  既然此生注定与你为敌,那我们便回到从前,提前初见,我要让你离不开我。
  这是黑晴明写给源博雅的“咒”。
  阴阳两极,黑白相争,故生事端。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相信我,这是晴博,不是黑晴博,但结局我也不会虐黑晴明的,我是个好人^ω^
  但是要等到结局……几百年吧?(顶锅盖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