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爺

惊!校园一霸竟打劫到学生会会长头上!!!

让我们为今晚博雅的腰默哀两分钟(bushi)

三生有幸(六)

   垂死病中惊坐起,发现自己有一篇超级大的坑没有填!

  如果妖怪生出了黑色的羽翼,那么千万要远离他,毕竟如果你不幸被他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那将会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黑晴明谋划了很久的计谋,便是在圆月之时解开自己现在结在罗生门上的封印,月圆之夜,妖鬼从罗生门里爬出,真正的百鬼夜行,京都末日。

  大天狗的任务是摧毁安倍晴明府邸的咒,以便妖鬼入侵。

  雪女跟随黑晴明去做另一件事,大天狗不知道是什么事,黑晴明不信任他。

  这一年京都的夏天,不知还会不会有机会进入秋天。

  “博雅,学会了吗?”安倍晴明修长的手指状似随意地凭空划了一下,源博雅面前美丽的女子便变回了小纸人。

  “晴明你……你这样我根本就学不会!”不愿承认自己傻的好汉子羞得红了脸,“我怎么可能随便对着一位美丽的女子告白,就能学会情和爱呢!?”

  安倍晴明面上愁苦实则内心腹黑地用折扇敲了敲源博雅的肩膀,有些伤脑筋地说道:“看来博雅真的很难被教会呢,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我亲自来教博雅了。”

  源博雅正想拒绝,却猝不及防地被安倍晴明拉过了手,二人本是相对而坐,此时安倍晴明微微弯下了腰,几近虔诚地在源博雅的手掌心吻了一下。

  “我喜欢博雅,博雅是个好汉子。”

  源博雅:“#=#@‰≌≯@???”

  “每次看到博雅和别人在一起,都想把博雅抓回来,好好惩罚博雅一顿。”

  “想亲吻博雅……博雅?”

  被捂在手中的博雅的手被抽回,源博雅跌跌撞撞地从榻榻米上爬起身,脸色爆红,一语不发,光速从屋里冲了出去。

  “啊……”安倍晴明苦恼地说道,“玩的有些过分了呢。”

  但是也证明了,心中的那份悸动。

  一路冲出庭院的好汉子此时身处黑夜山之中,还记得自己是从这里开始认识到晴明那些奇怪但是温柔的一群人。

  等等,晴明……晴明根本不温柔!只有奇怪!

  被吻的掌心还在发烫,感觉随时都会燃烧起来,迟钝的博雅只当晴明是在打趣自己。

  正愤愤不平的好汉子还在气鼓鼓地生着气,却突然感觉到裸露在外的肩膀有一丝凉意。

  “轰隆――――――――”

  夏天的暴雨总是令人猝不及防,站在露天黑夜山头的源博雅被浇了一身灭火雨。

  “……源博雅?”

  被大雨淋得还没回过神的博雅猛地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抬头看去――――

  雨线,高傲的神明,他的挚友。

  “大天狗!”

  乍见大天狗,源博雅的高兴压过了苦恼,高兴地向大天狗走去。

“……源博雅,你湿了。”

“欸?”

  好汉子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漆黑羽翼的神明抱起来,飞到了黑夜山一处有山岩遮挡的地方避雨。乍见的喜悦过后,源博雅想起了那夜花灯节下的神明。

  “我以为你会怕我。”大天狗搂紧了源博雅,看到他后知后觉地想要推开自己,便更收紧了手。

  “呃,大天狗。”源博雅动了动身子,湿透的衣服吸附在身上很难受,但被大天狗死死抱着更难受,这让他想到了那晚,被黑晴明蹂躏后大天狗迟来的怀抱。

  “那个黑晴明,你是他那边的人。”源博雅放弃了挣扎,垂头丧气地说。

  “不,博雅。”大天狗伸开双翼,像是想逃出无形的樊笼,“我是他的傀儡,我是你的人。”

  伸手捂住源博雅想说什么的嘴,大天狗隔着自己的手,吻了源博雅,“不要说话,再过几天,我一切都会如实告诉你。”

  身上的禁锢蓦然消失,神明消失在雨中,他留下的话还回荡在源博雅耳边。

  “到时候,还要和我一起吹笛赏月啊。”

  好汉子看着大雨漂泊毫无收敛之意,明知那人听不到了,仍是笑了声,答道,

  “好啊。”
 
 






  “阿嚏!!!!”

  冒着大雨跑回庭院的代价,就是生病。

  平日里宠溺博雅舍不得让他掉一根头发的式神们这下慌了,热水汤药地一顿乱喂,最后被年长稳重的姑获鸟全部撵出了卧房。

  “你们这群小崽子,博雅需要休息!!!!”

  “让我进去!博雅大人需要治疗!”萤草频频探头想进去看博雅;

  “博雅需要雅乐助眠。”妖琴师站在源博雅房门前不走;

  “论助眠,还是我的铃鼓比较有用!”蝴蝶精忽闪着翅膀,想找个空隙挤进去;

  “都让开!博雅和我关系最好!!!”想了半天不知道可以帮博雅做什么的食发鬼拉起了友谊大旗当令箭。

  “食发鬼!!!你走开!你的烟味会熏到博雅的!”众式神异口同声道。

  食发鬼:“……”

  “这里发生什么了?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神乐,比丘尼,安倍晴明上街采买物品刚回来。

  “晴……晴明大人。”式神们一下子全老实了,姑获鸟上前,伞剑倒握前置:“博雅大人发烧了。”

  “什么…………”一声惊讶,安倍晴明已经绕过了众式神,走进了博雅的卧房。






  “哎呀呀,神乐。”比丘尼看着安倍晴明急慌慌的背影,突然开口。 

  “怎么了,比丘尼姐姐?”

  “山外的桃花瓣,竟然开到这里来了呢~”

  神乐望着庭院里光秃秃的枝干,愣愣地点了点头。


还有好几章,我会更完的!!!!(鞠躬!!!)
 




 

 
 

给兄弟画的

让我给你画你泡妞的图?哼哼~想的美

借梗

我知道很丑……辣鸡指绘

想渲染一种诡异但是暗情汹涌的感觉emmmm不过好像失败了

悄悄话

  华山:“小道长ShangChuangMa?”
武当:“嘤!?”

我永远喜欢泠子太太!昨天晚上看了太太的《补魔》,设定超级戳我!

  没忍住画了同人,啊我画的好丑……

  (远目)可我真的好喜欢泠子太太!
   悄咪咪艾特一哈@泠子

第一个是原图,第二张是加了滤镜的……

P1   卖糖葫芦的小道长~
P2  华山:糖葫芦哪有小道长好吃😏



  逛了微博才发现,大佬们都是用超级贵的铅笔画画,而我这个咸鱼还在用两块的垃圾自动铅笔……嘤嘤嘤

华山鹤(上)

  自设:华山:华无双
           
            武当:武子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直到师父将华无双连人带物地逐出师门,华无双也不清楚,自己面对师父时的那份悸动,从何而起。

  直到……武当正派群英出动来追杀他这个魔头时,华无双在众人当中猛然瞥见自己日思夜想的师父,他才晓得,那份悸动,起于求而不得。

  虽然那时,他们已经是敌人了。

――――――――――――――――――――――――

  明光七年,武当派太和上尊武子安从后山抱回来一个
徒弟,举派震惊。且不论为何子安道长要学萧疏寒捡小
孩的这个坏习惯,光是那捡的徒弟的身份,就已经令人
膛目结舌。
  粗布蓝衣,华山人也。
  面对众人质疑,武子安也只是照旧用他那副冷淡面容
无声回答,然后抱着那名伤的很重的华山弟子回到自己
的太和观。

  武子安作为上尊,门下弟子众多。看到自家师尊要收
一个别派弟子当徒弟,而且还是欠着武当万两白银许久
不见的华山门派弟子,不反对是不可能的,简直不可容
忍!可是武子安一语浇灭了他们的怒火:

  “萧掌门捡出了一个武当派。”
  ……好吧,都怪掌门带头,都把师尊带坏了。
 

  武子安遣退了弟子们,看着床榻上的少年,十五六岁
的样子,似乎是被华山遗弃了,根骨不错,但眉目间隐
有煞气,不过只要加以教导,正他道心,这点煞气便不
足为惧。
  ……武当居字辈是萧疏寒捡回来的第一批弟子,宋居
亦他们对萧疏寒那种如父如兄的态度,每次看到,都让
武子安羡慕不已。

  这是武子安第一次捡孩子,此后武当山,狂风不止。

――――――――――――――――――――――――

  华无双十五岁之前的记忆是血红色的。在来到武当之
前,他不知原来身体可以被衣物温暖,不是肚子也有可
以被喂饱的一天。他自出生起便居于华山。但只有他自
己知道,自己体内总有一股杀戮之气涌动,他掩藏了十
五年,终究还是藏不住了,华山剑法贯以魔气,屠着华
山一草一木,雪色染血,最后被高亚男一剑贯穿,落下
华山,永世不得复回。
 
“无双。”温润如玉的声音唤回了沉浸于回忆中的华
无双,他在这武当派已经呆了七年。“武当剑道须得凝
神静气,不可再分心了。”
  “是。”华无双应道。
  武子安点点头,转身去指导其他弟子了,华无双看着
他的背影,一如七年前他于绝望和痛苦中,看到的那一
抹雪白道袍,将堕入地狱的自己救赎。
苦药蜜饯,淳淳教导,百般庇护。武子安七年来夜夜帮
助华无双压制魔气,教他大道无形,教他怎么去保护自
己。

“想用道压制我?”心魔在说话。

“看看你这可怜的样子,想操你师尊?哈哈哈哈哈,真
该叫你师尊瞧瞧,他的爱徒有多么龌蹉的心思!”
长剑划过掌心,华无双惊愕回神,背后一层冷汗。
他又一次把心魔压回去了,虽然心魔的话,他并不否

认。

――――――――――――――――――――――――

月上中天,太和偏室内。
华无双裸着上身,肉眼可见的魔气在他身上游走,武子
安双手贴于他后背,元气从二人肌肤贴合处传导过去。

  “徒儿,又让师尊费心了。”华无双喘着粗气道。

  “无妨。”武子安镇压着华无双的魔气,那魔气今日
却异常躁动,在华无双体内左冲右撞。武子安心道不
妙,将华无双拉近身前面向自己,轻轻抱住他,以身渡
气。

  大量温暖而强大的元力渡进身体,华无双睁大了眼,
师尊身上清冽的檀香萦绕在鼻尖,身体相贴的触感,唤
醒了华无双体内最深处的渴望。
  这个样子,仿佛他在和师尊……
  华无双下身往前顶了顶,被武子安轻轻打了一下后脑:

  “别乱动。”

  墨色的双眼蓦然转红,仿若滴血,华无双将下巴置在
武子安肩上,声音低哑:

  “好的。”
 

――――――――――――――――――――――――

  心魔在心不在身,又如何压制得住呢。

――――――――――――――――――――――――

  武当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可金顶上的血水太浓,怎么
也冲刷不尽。

  武子安听了外门弟子慌慌张张的传报之后,起初并不
相信,直到他亲自赶往金顶,看到那满地尸体后的华无
双。
  邱居新,郑居和等人来到武子安身边,可是并不需要
解释什么。

  大雨倾盆,武子安觉得很冷,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金顶
上的,他的徒弟,华无双也在看着他。

  “掌门……萧掌门呢……?”武子安轻声问。

  邱居新:“掌门在闭关,已经派人去请了。”

  而后是长久的沉默,武子安双眼通红地瞪着华无双,哑声道质问:

  “你难道不该和我说些什么吗?”

  雨太大了,一片模糊中,武子安看到华无双跪下了,
却看不清他的神情。

  “徒儿……残杀同门,其罪当诛,恳求责罚。”

  郑居和冷笑一声:“难道华师侄认为,你这罪只是责
罚就可抵消的吗?”

  话语间,一声鹤唳,是萧掌门来了,他看着满地尸
体,面上无动于衷,只对着武子安道:

  “既然是子安的弟子,那便由子安来处置吧。”

  武子安来到华无双身前,雨声再大,华无双仍是听清
了师尊的话。

  “滚。”

――――――――――――――――――――――――

  从前被华山驱赶时,华无双只感到身体被刀剑划伤的
痛,而今被武子安驱逐时,撕心裂肺的痛却比曾经更甚
千百倍。

  “滚,你不再是我的弟子。”

  “华无双,你让我失望。”

  “若时光溯洄,我希望我们从未有过交集。”

  熟悉的声音说着让华无双刻骨铭心的话,他迎着风
雨,魔气再也不受控制,对师尊的欲望也不再压制。可
他离武当越来越远,离武子安也越来越远。

  我从未拥有你,却感觉已失去你千万次。

――――――――――――――――――――――――

  自金顶一事不久,传言武当派武子安道长自毁其喉,再不言语。

――――――――――――――――――――――――

  近来中原总有百姓失踪,且失踪人家内会被钉上一张
字条,上写“无双”二字。

  这件事惊动了武当门派。

  蒙尘的回忆被扒开,武当众人请求萧掌门派他们去中
原捉拿这个魔头。
萧疏寒应了,而后问武子安:“子安可愿去?”
武子安无法说话,良久,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未完嘤
     不是BE嘤

  每天都在被欺负和被欺骗中度过😭

  还好我的华山温暖着我的心

😌

《花爷和他的小伙伴们》

  P1,P2正文,我家华山大总攻欺负我的日常……
P3,P4是我和我的转儿的照片,我俩是我们当中的颜值担当了😌

华山小哥羞涩不愿意给照片(其实是因为他用的是系统脸)